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新申花是一两个人的申花

2018-11-05 21:33:55

新申花是一两个人的申花

张勇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本报周一的报纸,因为之前的老申花相聚,他特意买了这两天的报纸来看。翻过几页报纸,他也浏览了一些申花的。和普通球迷一样,我也就是通过看报纸了解一些。张勇坦言自己对现在申花的了解并不多。

足球比赛,依然是张勇平日里的首选节目。上周的欧冠决赛,他熬夜看完了整场比赛。反而申花队的比赛,他这几年倒是很少看。这三四年,申花队比赛我基本也不看了。不看不代表我不关心申花,关心还是挺关心的。张勇的话听起来似乎有点矛盾。

2005年,因为未收到附加合同中冲甲成功奖金10万,张勇曾与当时的联城俱乐部老板朱骏有过一场合同风波。过去与朱骏的矛盾,并不是他现在不怎么看申花比赛的原因。作为一个老申花人,现在的申花有时候有点让他看不懂。我觉得足球的本质、内容和球队的结构风格,和原来的申花已经有天壤之别,所以已经没有兴趣去看了。张勇说。

对于现在的申花队,张勇并不愿意过多地去谈论。整个采访中,当前后两次提到新申花时,他总是有点欲言又止。办公桌上的报纸翻在了申花的那一版,他低头看了眼报纸,思考了几分钟,随后打破了这份沉默,以前的申花是大家的申花,现在我感觉着申花是一两个人的申花。他的语气里充满着无奈。

■谈申花

最早的申花队服,我还藏着

康城实验学校办公楼一楼,张勇和老申花队员姚俊坐在办公室里闲聊。两排办公桌中间过道里摆着由八张书桌拼接而成的一个长方形会议桌,这让原本偌大的办公室显得有点拥挤。这天下午,张勇和几个教练坐在会议桌前,为下午的训练布置了起来。

过去那么多年了,这么多人,这么大范围地聚在一起,这还是第一次,感觉蛮开心的。办公室里,张勇和姚俊又聊到了上周末陈毅杯足球赛上老申花球员相聚的场景。成耀东和吴兵在带全运队,我们见面次数很多,但张毅真是这几年第一次见。张勇说。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老申花人创造的巅峰时代已经过去十多年了。当他们再次相聚时,他们没有谈足球,他们聊得最多的是各自的家庭和孩子。大家的性格脾气都没有变化,见面还是有那种亲切感和随意性,只不过外形可能都有些发福了。张勇一边说,一边摸了摸自己略显有点发福的肚子。

属于老申花人的那段峥嵘岁月慢慢地失去了颜色,作为那段历史的见证者,他们也不再愿意用语言来拼凑那些记忆。人生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目标,当时我们比较幸运,在这样一个集体中,发挥了每个人的能力,为这座城市创造了一些荣誉,我感觉这些都不重要了,只不过当初我们有这么一个集体。有关那段记忆,张勇反复提到了集体二字。

让张勇念念不忘的不是所谓的荣誉,而是那个集体,那个时代的人。最早的申花队队服,还有最早的全家福,我都收藏在家里。离开那抹蓝色好多年了,但他家里的大多数摆设都只是这一种颜色,蓝色的球衣、蓝色的手套、蓝色的合影照。我父母收集了很多报纸,剪下了很多关于我的报道。张勇说他的电脑里有很多当年在申花踢球的照片,大多数照片都是当年熟悉的摄影留给他的。张勇很少翻阅那些照片,除了摆在家里的那张全家福会偶尔让他想起些什么,其他的一些记忆,现在一直被封存起来了。

■谈青少年足球

足校的孩子,都是我的儿子

除了硬邦邦的书桌,办公室的三面墙壁前都摆放着一排软质沙发。其实,这些沙发最初是为学生家长准备的。在学校里从事青少年足球的培养工作,家长就成了这间办公室的常客。在学校里,张勇不仅是一名足球教练,他更像是一个班主任,经常与家长交流学生的学业情况。

待会考试,是吧?做题仔细点。从办公室走出来,张勇碰上了仍在更衣室里换衣服的学生,他捏了捏孩子的脸,将他赶回了教室。更衣室的对面是教练员值班室,因为其他区的学生住校,张勇和几个教练要轮流值夜班,照顾平时住校的学生。

值班室的布置异常简单,两张没有蚊帐的小铁床,两张书桌,房间里没有任何电器设备,这样的住宿环境可以用简陋来形容。青少年足球没办法,要吃住在一起,要培养感情,我是三年级带他们的,到现在已经五年了,他们都是我的儿子啊。张勇说。

张勇带的队伍是1997年至1998年的那批孩子,虽是业余训练,但他们也代表上海出去打全国比赛,对手则往往是像长春亚泰这些职业队下面的梯队。花少量的时间去实现相同的效果,我觉得练得多不一定是好事,特别是对青少年足球来说,主要在培养兴趣上。和那些专业队踢下来,我感觉并没有什么差距,有时候我们还有优势。办公室的墙壁上,挂着孩子们夺回来的全国冠军锦旗和一个个前三名的奖状。青少年的培养需要有耐心,希望通过自己的训练,能带出一两个比较好的球员,以后打上职业队,为上海足球争光。

作为职业运动员,张勇以技术细腻着称。现在做了教练,他也着重培养学生的技术和意识。队员都觉得我是一个技术很好的教练,所以我觉得我培养出来的小孩肯定在技术和意识上是有不同的。然后我对小孩是比较宽松的,以自我发挥为主,而不要给小孩很多的条条框框。张勇说。

■谈生活

女儿遗传

父亲运动天赋

退役了之后,张勇说可供自己掌握的时间变多了。由于过去把全部精力都投入于足球,退役之后的他一直没有在生活中找到另一个兴趣点。也就是陪女儿的时间多了,还是习惯有规律的生活,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兴趣爱好来消磨时间。张勇说。

张勇的女儿已经上小学两年级了,因为上午不同去学校,一般都是张勇送女儿上学的。爸爸是足球运动员出生,女儿自然也遗传了父亲的运动天赋。我感觉她身体条件还可以,她的协调性、跑步速度都可以,我试探过她有没有兴趣踢足球,但她都很干脆地对我说她对足球完全没兴趣。几次试探女儿未果后,张勇也没有再强求女儿练足球。让她自己发展,主要还是养成好的学习习惯,自觉性也很重要。张勇谈起了育女心得。虽说父亲一般都是百般宠爱女儿,但张勇却并不支持。一般我对女儿不是很严厉,但如果我真的语气重一点,她还是怕我的。

做了青少年足球教练后,张勇真正陪家人的时间并不多。寒暑假是青少年足球比赛的旺季,每到女儿放假,张勇就带队在外地打比赛。为了能让女儿和父亲一起出游,有几次家人还特意将旅游地放在了张勇带队打比赛的地方。我在那个地方打比赛,家人在那里旅游,他们玩他们的。说起这种家庭旅游方式,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星力游戏打鱼招代理
三相干式变压器
细石混凝土输送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