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老友去也

2018-10-14 15:58:54

泰富华悦都会个年代久远了。往事很少入梦,触及某些人事,似乎能够想起。于是我想起历史一些事件会有多少真实的成份,也许那也仅仅是像当下街头巷尾的散扯,最后被某个失落的文人整理出来,抑或就成了史记。在我们的生活中,出在身边的一些事都能被人以假相惑众,生出许多冤屈来。三人成虎想是当下网络最为风行的,听风就是雨,几人思考过真伪呢?想想看,历来统治者都在组织文人写史,为他们涂脂抹粉,掩饰其丑鹤山越秀星汇名庭,如此的史志能有多少可信的成份?除非古人比当今之人值得去信。

仅仅是想起了某个故交,由此想起关联的事。朋友谈及他会有许多版本,有神奇的也有眼红的。据传有个朋友投了他那做事,十多年前那朋友除了自己原单位的收入,也能从他那得到五万多的报酬。但他心有不甘,说他每年收入很多,自己拿的太少,次年就不辞而别自己干上了。可我的这朋友竟不知是何缘故让他走了。其中何故我是不会枉加猜测的。应当说我的这位仁兄可敬可贺。敬者应是谦和热忱待人,贺则是他敢拼敢搏,多年前,数年间早已成就了自己,数亿资产落在名下,归属成功人士。因为与其有过近距离的交往,便在某些场合以此为荣的谈及他。平生最恨的是好把某个稍有名气且仅是萍水相交的朋友四处炫耀,而当直面那朋友时,那人竟想不起何时见过他。

我有个从小学到中学都曾同班的同学,十多年寒窗苦读,或多或少的我们交往过,且在我的印象中颇有好感。提及他,我自然想见他。然有些同学委婉的相告,他现在是同学中顶尖人物,中学同学中他现在只识得一二,我便识趣的再不谈论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切不可对他枉加微辞。这几年传言他身体染疾;也有说法,他仙去了。无法验证消息来源的可靠,可我依然惦记他,满脑子都是他小时的样子,我祝他平安!

其实,这次我的老友是难得有闲暇回到家乡的。也许是行程匆匆,也许他怕搅扰了我,也许还有某个不便言明的缘由,未能和我谋上一面。可惜乎?不也。因为他活的比我好,没有我为他担忧的事情。不像那年我们相处时,他有许多难以排解的事,所以我们促膝相谈。现在,我只能遥祝他越来越好。

尽管这哺乳期起诉离婚要多久之前我们约过,他回家谁也不见也得见我。可我不会埋怨他。他是好人。许多人只知道他成功了,却不知道他也有许多难处。倘若他过的不及我,我定会再打他手机骂他,把他骂个狗血喷头!让他下次回家不得不见我。可现在老友离去,我不便去打他的手机,怕他或别人生出怪怪的想法,让自己无端的招惹上闲话,我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