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专家称中国有能力应对威胁不必走军事结盟道

2018-11-29 03:03:48

专家称中国有能力应对威胁不必走军事结盟道路

《环球时报》7月14日刊登了文章《联合军演有助于军事互信》,文章对中俄“和平使命-2009”联合军演的军事政治意义给予很高的评价,笔者深表赞同。但是,文章将联合军演上升到两国将走向“军事结盟”的高度看待,强调“中国军队必须转变观念,全面适应盟军联合作战的新情况”,则有可能误导读者,似乎中国已经到了需要放弃“长期以来作为国策被坚定不移执行的”、 “不结盟、独立自主的防御方针”的时候了。对此,笔者不敢苟同。

首先,联合军演与军事结盟并无必然联系。联合军演有多种情况:有的是在军事集团内部举行的,有的是在友好国家之间举行的,有的则是关系欠佳的国家为了改善关系而举行的。近年来我军先后与多个国家包括与美国、印度军队举行了20来次联合军演,难道都是要搞军事结盟?我军与俄罗斯军队已经举行两次“和平使命”联合军演,虽然国际间出现过中俄可能走向结盟的议论,但是结盟并未成为事实。当前中俄之间最紧要的任务是,增进政治互信、拓展务实合作,包括军事安全领域的务实合作,而不是引导两国走向军事结盟。

其次,中国对实行“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方针是坚定不移的。在中国的战略思维中,军事结盟不符合后冷战时代的历史潮流,也不利于国家的和平发展。中国新安全观的核心是追求“共同安全”,倡导结伴而不结盟,不以对抗方式而以和平方式解决国家间的分歧和争端,互不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不为维护自身安全而损害他国安全。中国今后几十年的根本性国家任务是快速发展综合国力,决不能因为参与集团对抗而恶化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

其三,在当前国际格局中,中俄结盟很可能形成不对称的两极结构。中俄虽然都是快速发展中的新兴大国,但是同时也是发展相对滞后的发展中国家。中俄结盟,即使再拉上几个中小国家,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相比较,只能组成一个弱极。这种强弱不对称的两极结构,不仅不利于两国的和平发展,而且可能引发新的冷战,甚至诱发针对两国的大规模战争。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里,中国不存在强敌大规模入侵的安全威胁。至于可能发生的局部冲突威胁,中国完全有能力依靠自身力量予以应对,没有必要走军事结盟的道路。

当然,结盟与否不应看成一成不变的教条,而应更多地看成因势而定的军事政治策略。如果国家面临大规模战争威胁,而且侵略者是由多国军队组成的军事集团,那就另当别论。为了将来一旦必要时迅速结成反击侵略的军事联盟,现在的确需要奠定必要的基础。那就是广泛发展战略伙伴关系,与友好国家军队更多地举行联合演习,但这不等于现在就应走上军事结盟的道路。

每逢中俄或者上合组织举行联合军演,西方国家总有一些媒体、政客起劲地鼓噪“中俄要搞军事结盟”,“上合组织要发展成军事集团”。他们要么不懂军事,要么别有用心。因为从演习目标及科目设置都可以清楚看出,中俄、上合组织举行的联合军演都是反恐演习,并不指向任何国家或者国家集团。我们切不可顺着这些西方媒体的思路误导读者。西方某些势力也不要逼使中俄走上军事结盟的道路,中俄结成军事同盟不会给西方国家带来任何好处。(作者是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

防火窗价格
棋牌游戏平台
外墙岩棉板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